<small id="v0gmj"></small>
<mark id="v0gmj"><tt id="v0gmj"></tt></mark>

    <noscript id="v0gmj"></noscript>
<menuitem id="v0gmj"><var id="v0gmj"><input id="v0gmj"></input></var></menuitem><tbody id="v0gmj"><listing id="v0gmj"></listing></tbody>

    <tbody id="v0gmj"></tbody>

  1. <bdo id="v0gmj"><delect id="v0gmj"></delect></bdo>

    <tbody id="v0gmj"><nobr id="v0gmj"><nav id="v0gmj"></nav></nobr></tbody>
  2. <small id="v0gmj"></small>

    <code id="v0gmj"></code>
    <small id="v0gmj"></small>

      不同亞型HIV感染者免疫恢復研究將助力精細化抗病毒治療

      發布時間: 2021-06-18            來源: 艾防中心


        艾滋病是威脅人類健康的頭號傳染性疾病,是由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所引起的。HIV把人體免疫系統中最重要的CD4+T淋巴細胞作為主要攻擊目標,進而使機體免疫功能不斷下降。因而HIV患者易于感染多種疾病,如不及時治療病死率極高。

        2018年我國分子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顯示,HIV-1 CRF01_AECRF07_BC分別占當年報告感染者人群的36.2%和40.8%,其已成為我國艾滋病主要流行毒株。現今,有關艾滋病治療后免疫恢復的研究大多數針對是歐美地區的HIV-1 B亞型患者,而對于感染CRF01_AECRF07_BC亞型人群研究較少,因此有必要深入探究不同亞型患者的免疫恢復進展情況及其與宿主免疫之間相互作用的差異,這對于制訂更加精細化的HIV治療方案至關重要。

        2019年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預防控制中心邵一鳴團隊在《美國科學院院報》(PNAS)發表了重要文章,其首次證明了同一HIV亞型中的不同毒株簇也具有著不同的免疫損傷表型。研究以詳實數據探究了HIV-1 CRF01AE毒株由R5X4轉換的閾值,在分子水平揭示了內部C4C5簇病毒與靶細胞X4R5輔助受體結合的結構基礎。該研究表明不同系統發育簇之間HIV-1的表型不同,并強調在基因型和表型水平上對HIV-1進化監測,這對于鑒定和控制更多的致病性HIV-1毒株具有重要意義。

        在上述研究的基礎上,邵一鳴教授研究團隊接著針對不同HIV亞型/亞簇患者進行了隨訪調查,以觀察感染者在聯合抗逆轉錄病毒治療(cART)期間的免疫恢復情況,并對相關的影響因素進行了深入分析,介紹該工作的論文已發表于國際學術期刊《臨床傳染病雜志》(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其研究結果顯示,在接受cART治療的患者中,除基線CD4+T淋巴細胞水平和年齡等因素與免疫恢復能力相關外,CRF01_AE亞型患者與CRF07_BC亞型患者相比其免疫恢復水平更差。而在CRF01_AE亞型內部亞簇中, C4簇患者相對于 C5簇患者其免疫恢復更差。在進一步的機制研究發現,CRF01_AECRF01_AE C4簇患者免疫恢復更差的原因是由于兩者擁有著更高比例的X4嗜性病毒。因此為了提高我國HIV患者的治療效果,該研究建議對于各地區艾滋病患者cART治療方案的制定應充分考慮當地HIV的亞型和亞簇類型,同時還指出在我國X4嗜性HIV病毒高流行區應謹慎使用CCR5抑制劑。這項研究不僅首次對中國流行的主要亞型和亞簇cART治療期間免疫恢復情況進行了深入分析,還為我國將來更加精細化HIV患者cART方案的制訂奠定了基礎。

      圖:我國主要HIV亞型和亞簇在cART期間達到免疫恢復和早期免疫恢復比例的比較

      (艾防中心病毒及免疫研究室  葛章文、李康、馮毅供稿)

      e尊官网